這個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取得 Adobe Flash Player

 
 
媒體報導

兩岸青年看敦煌:亦是文化之旅更是友誼之行

2017年08月01日 08:12:25  來源:中國台灣網

2017年7月25至28日,20位曾經參加過中國宋慶齡基金會主辦的兩岸青年交流活動的代表來到敦煌重走絲綢之路。(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中國台灣網7月31日訊(記者楊永青) “王惠民博士用一個半小時​​講了一千年興衰沉浮的莫高窟,我們用4天時間致敬兩岸青年交流20年來過的人和走過的路,這注定是一條濃縮感情與感動的心靈絲路。”中國宋慶齡基金會港澳台事務部台港澳處處長於昕這樣評價兩岸青年重走絲綢之路的意義。

  2017年7月25至28日,20位曾經參加過中國宋慶齡基金會主辦的兩岸青年交流活動的代表來到敦煌重走絲綢之路,這是該會主辦的“二十年再相聚——兩岸青年交流主題系列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台灣夏潮基金會、台灣張老師基金會和台灣“中國青年大陸研究文教基金會”等機構代表亦參加此次活動。活動期間,兩岸青年眺望七彩變幻的丹霞地貌,爬行浩瀚沙漠的鳴沙山,駐足千年文明的莫高窟,穿越古代“國門”陽關和玉門關,不僅親身領略了絲綢之路的無窮魅力,更在活動中與新老朋友親密互動加深友誼。

  首都體育學院的李雪碩用一首詩來形容此次活動的感受:“敦煌西安文化行,一路歡聲伴笑語。文化感情同交流,我與台胞心連心!”

  兩岸青年同講敦煌故事:弘揚和保護敦煌文化

  莫高窟是我國世界文化遺產中知名度很大而容納量卻很小的景區,現存洞窟735個,其中窟內面積在13平方米以上、病害較輕且適宜開放的只有112個。隨著時光的雕琢和風沙的打磨,佇立在沙海中的莫高窟壁畫和彩塑已脆弱不堪。

  27日下午,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王惠民博士給大家上了一堂名為“把敦煌石窟完整地傳給後人”的講座,引發了兩岸青年對敦煌文化傳承與保護的思考和共鳴。王博士向兩岸青年急呼保護莫高窟早已刻不容緩:“莫高窟早晚會消失,在我們不知不覺間,有可能剝落或是坍塌,那記載著中華民族文明信息的壁畫和洞窟就此不復再見,這份心痛,不是憂慮兩字能夠負擔的!”

  2016年10月,以敦煌石窟為主題的“絲路拾珍——敦煌文化藝術展”首次進入台灣大學校園。該展由中國宋慶齡基金會、敦煌研究院以及台灣沈春池文教基金會共同主辦。

  於昕表示:“莫高窟是大家的莫高窟。我寧願相信,人類科技的進步和我們每一個人的努力可以讓'把敦煌石窟完整地傳給後人'不只是個夢想。怀揣對歷史傳承的擔當和對優秀傳統文化的敬畏,我們在兩岸不同的地方共同講好敦煌故事,為莫高窟保護事業貢獻一份心力,每個人的力量有限,但是大家的力量加起來就是無窮大。 ”

  北京化工大學的張微覺得這幾天很不可思議,“終於在莫高窟還較為完整的時候感受了古人的虔誠信仰,無論是佛像還是飛天,都讓我嘆為觀止!”她當時迫不及待地寫了一堆明信片將莫高窟推薦給朋友們,但後來聽講座時,了解到莫高窟原來很脆弱,握在手中還未寄出的明信片讓她猶豫到底要不要寄出去,不過最終她還是寄出去了,“我覺得應該讓更多的人了解莫高窟,一起為保護莫高窟盡一份微薄之力。”

  北京體育大學研究生哈淳淳認為重走絲綢之路不光是兩岸青年人的交流之旅,更是敦煌文化的傳承之旅。敦煌研究院的助力使得這次敦煌之行更加有深度,在飽覽敦煌美景時通過講解深入了解敦煌的千年曆史,在被中國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所震撼的同時更能體會到這份文化瑰寶在中國歷史長河中的重要位置和保存至今的不易。哈淳淳說:“相信之後再提起敦煌的時候,我們腦海中浮現的會是這四天來和彼此難忘的回憶,還有作為炎黃子孫對敦煌保護的一份責任。”

 
中國宋慶齡基金會港澳台事務部台港澳處處長於昕(左二)、台灣夏潮基金會董事長宋東文(右二)和台灣張老師基金會董事藍塗育(右一)(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同走陽關大道(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夜遊古都西安(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張微(張微供圖)
 
敦煌市夜景(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玉門關(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敦煌:絲綢之路上的一抹綠洲人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敦煌地處河西走廊的最西端,甘肅、青海、新疆三省交匯處,是被沙漠戈壁所包圍的一小塊綠洲。一方面,敦煌的確處於橫貫歐亞大陸交通要道的關鍵位置,向東連接中原,向西緊鄰新疆連接中西亞。另一方面,敦煌周圍沒有大城市,古代如此,至今依然如此。

  因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敦煌長期作為古代絲綢之路上的商旅集散、文化交融、軍事儲備之所。在當時交通遲緩、通信阻塞、自然環境惡劣的條件下,敦煌成為長途跋涉過程中人畜歇腳避難之所和商品貨物交換的中轉站。可謂茫茫戈壁之中的一顆絲綢明珠,迎接不同身份、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此匯聚來往,連接古代東方與西方的經濟、政治、文化、宗教交流。東漢、三國、兩晉一直到十六國時期,敦煌因為遠離政治中心,在當地豪族政權的治理下基本保持穩定,人口還出現了一定增加。敦煌成為佛教傳入東方生根發芽的第一站,與來自中原的儒家文化在此交匯。竺法護及其弟子西晉時期在敦煌翻譯佛經、傳播教義。其後不久,樂和尚在前秦時期來到這裡,開鑿了第一口佛教像窟,這就是莫高窟的開端。

  古代敦煌在隋唐時期達到鼎盛。絲綢之路暢通繁榮,加之統治者大力倡導佛教,莫高窟開窟造像之風在這兩朝大興,即便在安史之亂吐蕃佔領敦煌期間也沒有淡化。兩宋時期,敦煌在西夏統治下的一百多年時間裡,經濟繁榮,文藝興盛。

  元代以後,敦煌失去了連接東西商貿文化交流的地位,逐漸開始沒落。敦煌由興盛走向衰落不僅僅是一城一地之興衰,而是標誌著東西方世界經濟史和文明史的大分流。伴隨著大航海時代序幕的拉開,西方海洋貿易迅速興起。然而此時,以絲綢之路為主要通道的亞歐大陸路上貿易卻日漸衰落。1900年,莫高窟藏經洞被發現、敦煌學從此蔚然盛行。

  敦煌瑰寶文化給兩岸青年帶來前所未有的震撼,受訪時他們紛紛表達了敬仰之情。

  北京理工大學輔導員蔣成浩感慨自己有幸成為敦煌之行的一員,“這是一場文化之行,也是一場友誼之行”。細心的他善於觀察,用心記錄下每一位團員的特點。敦煌之於他是一直心心念念的地方,“多少次在夢中想像她,多想拿著相機記錄她,可當我小步走進洞窟,一千多年的歷史就這樣呈現在眼前,塑像和壁畫讓我震撼,這種美是相機無法記錄的,我只能虔誠地仰望,渴望停留的時間長一點。”

  大漠不僅僅是戈壁黃沙,赤日燒灼,能在這裡存活的生命也猶如莫高窟般讓人感動。“遊歷西千佛洞時,看過遼闊的戈壁後轉身走下山谷,眼前是一片綠洲,一顆顆鬱鬱蔥蔥的白楊點綴其中,我感到莫名欣喜,就像大漠行者在乾渴勞累後突然發現了綠洲,這是對生的渴望,對自然的感慨。參觀過後,聽見堤壩後面嘩嘩的流水聲,不遠處是雪山融水形成的河流,這大河行於戈壁荒漠之中,滋潤了綠色,磅礴而細膩,這是生命奔騰的力量啊!” 蔣成浩說。

  台灣自由時報編輯董柏廷說:“站在玉門關與陽關塞外的黃土上,蒼涼四面八方欺身,未到沙漠,真不知人是何等渺小,世界是何等之大,足夠使人更感謙卑;莫高窟各處別有洞天,藝術精緻秀異,宗教故事博大精深,實在震懾人心;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佛給出寄託、立足現在、拓展遠望的寓意,彷彿也在暗示我們種種充實與開心的交流都會變為回憶、積累成閱歷,轉為彌足珍貴的人生寶藏。”

  畢業於北京理工大學的卞潔感慨於先人的意志力,“釋加牟尼的幾重前世不斷積德行善,才能最終能成佛,試問我自己也能犧牲生命餵飽餓虎嗎?張騫出使西域被匈奴關押12年都沒有磨平他的'戾氣',還是一心想要完成國家的使命,我如果被囚禁後還有勇氣再戰嗎?比起先人,我們是否缺少了一份拋頭顱灑熱血的魄力?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先人揚骨氣,晚輩定效賢。”

  台灣“中國文化大學”駐大陸代表處副處長林民宗發表了題為《千年敦煌,百世情;百年人生,十年伴》的感慨文章:“千年敦煌藝術的洗禮、大漠駱駝商隊的絲路行者、望向天看著那找不著的飛機或大鷹,這些回憶對我而言,都將專屬於你們。 千年的敦煌,累積了百世的情緣; 而我們數十年的人生,有彼此10年又10年的伙伴,陪伴、相伴、牽絆。這五天來,我們彼此一起走過的足跡,將永恆伴隨著你我,成為我們心中一抹美麗的回憶。”

  景觀設計師唐婧儀第一次知道敦煌是通過《文化苦旅》這本書,“上大學時,選修課老師用了半學期的課程教授莫高窟,那時我就很痴迷。莫高窟用佛像、壁畫記錄了歷代的故事,可以說是歷代文化的化身,用它獨有的方式展現在世人面前。”兩岸的年輕人應盡微薄之力保護和傳承敦煌文化,告訴身邊的朋友淡季時再去莫高窟,減少對它的破壞,告訴大家敦煌學在中國的輝煌,這裡的佛教美學可以滲透靈魂,讓人日夜思念。

 
蔣成浩和林民宗(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李雪碩和陳映年(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駝隊騎行,左一為董柏廷(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莫高窟(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月牙泉(中國台灣網楊永青攝)
 
      

二十年再相聚回憶青春暢談未來

  唐婧儀表示,猶如莫高窟與茫茫戈壁,我們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小段,而這一小段卻連接了兩岸的青年,連接了兩岸的文化,兩岸文化本是同源,割不斷捨不去,失去了哪一段都是不完整的,唯有兩岸青年共同傳承。

  卞潔此行收穫了滿滿的感動,她用一首藏頭詩來表達對主辦方的感謝:“基會朋友來相聚,金句頻出醉不歸。會心一笑抿美酒,讚歌一曲興致飛!”這首詩前四個字合起來就是“基金會贊”!

  林民宗像個大哥哥般一路上照顧著其它小伙伴,他在朋友圈寫道:感謝有你們,豐富了我的人生,已是老夥伴、大夥伴的我,真正的與小伙伴們一起嗨,一起望天!若你們不嫌棄,我願當你們一輩子的大夥伴!陪伴著大家!

  首都體育學院的李雪碩感慨道:“歷史見證了莫高窟、絲綢之路的興起衰落,我們個人雖是渺小的,但我們跟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的朋友們聯絡起來,就變成一個大集體,我們共同見證了兩岸青年的成長變化,就像基金會每次活動所說的,我們和基金會共同成長!作為基金會的志願者是件快樂和幸福的事,我何其有幸能夠加入到這個大家庭中,和更多的伙伴敞開心扉共同交流。”

  雖然敦煌文化行已畫上句點,但兩岸青年的感情卻更加深厚。台灣科技大學專利研究所的胡瑞軒與李雪碩、卞潔、勵穎是老朋友了,一路上他們不時地敘著舊,聊起之前參加的活動細節和老朋友們。

  台灣找活股份有限公司的陳映年翻出了多年前參加兩岸青年交流活動的照片,他試著記起當年小伙伴們的音容笑貌,“很遺憾當年的溝通沒現在這麼便利,很多大陸的朋友逐漸都失聯,不過我想通過中國宋慶齡基金會這個平台一定會找回當年的朋友,也非常歡迎新老朋友再次到台灣遊歷,一定會讓你們賓至如歸!”

  中國衛通集團通信工程師趙暉和吳宗遠在北京和台北曾有過兩次擦肩而過的相會,終於在此次重走絲綢之路活動中相認。他回到家後翻出了珍藏七年的活動手冊,“那時我們分別是台灣大仁科技大學和北京交通大學的在校生,而現在我們都已步入工作崗位。從他的言談中能夠感受到宗遠對北京的熱愛,儘管已來過多次,仍把北京作為下次來大陸的首選目的地,而我下一個旅行還有目的地非台灣莫屬。我們彼此對換空間,就猶如在北京參加中國宋慶齡基金會舉辦的活動,去到台灣是台灣夏潮基金會接待我們,不變的是家一般溫暖的感覺。只有心與心的交流,才能碰撞出這麼偶然的火花,冥冥之中指認你我相遇。”

  吳宗遠目前就職於台灣一家醫院,此次6年後重回大陸,遊歷北京、敦煌和西安,他對大陸的高速發展印象深刻,重走絲綢之路也讓他收穫了友情和快樂:“兩個古都,一條絲路。兩都一路,玩的開心滿足。”

  吳宗遠談起當年在那本活動手冊中對趙暉的印象,首先提到的就是“北京通”,他倆對歷史文化都同樣喜愛共同話題也特別多,“我倆聊起頤和園與士林官邸,聊起798與松山文創園,北京故宮與台北故宮,他遺憾地說'怎麼當時就沒把你分給我接待呢'!”

  在莫高窟257號洞窟的主室中,肅然立著過去佛燃燈佛、現在佛釋迦摩尼佛和未來佛彌勒佛,分別代表了一個人的前世、今生和未來,這未嘗不寓意著此行的兩岸青年因之前參加過兩所基金會的交流活動而結識,當下又因“二十年再相聚”的活動重聚在一起,未來他們都有很遠的路要走,但他們都堅信不久的將來肯定還會再見。

  截至2016年底,參加中國宋慶齡基金會交流活動的兩岸青年學生共7000餘人次,參與民宿接待的北京家庭達757戶,兩岸各地參與高校超過40所。

  二十年,是一個時間節點,是句點也是起點。再相聚,暢談年少相識的經歷,回憶青春對話的感動;他們找尋當年的小伙伴,分享成長中的快樂煩擾,他們更堅定歷史使命擔當,憧憬美好的未來。(完)

 
唐婧儀、哈淳淳、卞潔、勵穎(勵穎供圖)
 
林民宗、唐婧儀、哈淳淳(林民宗供圖) 
 
趙暉和吳宗遠(趙暉供圖)
 
6年前的吳宗遠(趙暉供圖)
 
趙暉和胡瑞軒(趙暉供圖)
 
 

 

 

版權所有 © 2005 財團法人夏潮基金會 ChinaTide Foundation
10653台北市大安區仁愛路三段30號11樓 TEL:02-2325-5595 FAX:02-2325-5925

mail@chinatide.org